婷婷五月,最新成人电影,色狗成人电影,男人的天堂第七色,第七色网址,第七色首页


网站首页 > 黄色笑话 > 【初音Miku的拘束】

【初音Miku的拘束】

版主留言a198231189(2015-4-29 10:49): 欢迎发文,请按照【色城◇收集&藏书馆】总版规要求于三日内修改格式并pm版主审核评分,谢谢 初音Miku的拘束

原作者:玲@さいはて【PIXIV】 原畫畫師:fumi11號【PIXIV】 譯者:liwan【墮落方舟】 字數:7223

——————正文——————

「那是什麼?」

「啊,大概是這次的P主給人家送的追加模型吧?」

「誒~讓我也看看嘛,Miku。」

在面對寫著[初音Miku 敬啟]的包裹、躺在沙發上煩惱著要不要打開的時候 ,Rin跑進了客廳。

「啊,這個P主啊……記得好像是MMD的專門家吧?」

「這樣說來,應該就是無償提供的舞臺服裝了?你就打開吧,Miku。」

到剛才為止還在廚房忙碌的Luka姐——巡音Luka——脫下了圍裙。

「嗯……但是,這個P主,總覺得有種討厭的感覺……」

「哈啊?Miku你在說什麼啊?」

躲開我手臂阻擋的Rin,刺啦刺啦地撕開包裹的包裝袋。

「我們的工作是什麼?因應P主的要求,在舞臺上——雖然最近在MMD的 影像中出場的情況也增多了——唱歌,但總之就是得回應期待,不是嘛?」

「話是這麼說,但蔥熱潮的那段時期還以為要死了……」

「那是死不認輸的Miku不好,中途放棄不就行了嘛?」

我和Rin說的是Vocaloid高潮初期製作的【Miku到底能夾著多少根蔥唱歌 呢?】的企劃。

那個時候,頭髮也好,耳朵邊上也好,臀部附近羞羞的地方也好……能夠容 納蔥的位置全都被插滿,幾乎要死掉……現在看來,也只是覺得好笑而已。

Vocaloid絕不只是擺著好看的東西。

和CRYPTON社簽訂了契約的我們Vocaloid,正可謂是現代版的電子妖精。

只要是用戶所喜好的事,我們都能夠做到。

有多少個用戶,就有多少個我。

外形用默認的也可以,P主自己準備的也可以。

變化姿態和相貌是家常便飯,就和人類的化妝差不多。

追加模型也算是變化的其中一種,映射用的追加服裝、追加語音模組等等… …

「但這個P主,似乎老是製作18禁作品呢。」

「Miku醬好純情呢。」

「哼!因為Luka姐已經是大人了,那個,連H之類的事也能從容地……」

「啊~Miku醬真是的~Luka姐隨著年齡增大的只有胸圍而已啦,其他方面 和Miku根本沒多少差別的喲?」

我把發出「給我等一下!」這聲悲鳴的Luka姐丟到一邊,打開包裹看看… …

和預想中一樣,是3人份的服裝。

素材輕薄且顏色鮮豔,不過,樣式是和平時一樣的典型VOCALOID式。

我和Rin和Luka姐三人,每人一套。

「既然都打開了,就穿一穿看吧?

「嗯……」

總覺得不該立刻穿上,而是應該放起來……但久違的追加服裝讓大家情緒都 很高的樣子,最終還是沒能說服同居人們。

慎重起見,用電子之眼把服裝模型細緻調查了一遍,沒有特殊骨架,圖層也 沒有異常。

有設定變形機構,不過令其視覺化之後也沒有發現異常。

腰腹位置有微妙的半透明部分,不過還算在容許範圍內。

……嘛,好吧。

這麼歎息著點了頭,兩位同居人小聲歡呼。

「好~那麼就來換衣服吧!」

——過了5分鐘。

我們三人都換上了比平時露出度更高的、黑色性感系追加服裝模型,一邊說 著「好像會很冷的樣子啊~」一邊開心地互相嘲笑,Rin還跑來掀其他人的裙子 ,我則是用力敲了她的腦袋作為報復……

……就在那個時候,服裝模組中的機關發動了。

「誒、嗯……怎、怎麼……」

最初,是細微的違和感。

衣服微妙地蠕動、拉扯起來,就在Rin覺得奇怪而用手指去抓的時候……

「啊?」

「誒?哇……嗚,在、在動?」

悲鳴的三重奏回蕩在客廳中。

但最吃驚的還是我……因為衣服的表面正在急劇收縮,緊緊地勒住肌膚,以 仿佛要親吻毛孔的氣勢緊繃著。

發現到的時候,衣服已經緊密地貼合在肌膚上了。

簡直就像形狀記憶合金,因為溫度的變化而恢復到原本的形狀似的。

嚇了一跳,想要伸手抓住袖子的時候……這次猛然發現,在不知不覺間,以 為是衣服的東西延伸出了長而薄的膜狀物,先是覆蓋住手腕,然後完全裹住了手 指。

簡直就像是彈力緊身衣或是連身褲襪似的,將全身每一寸肌膚都毫不留情地 包覆。

這個……這個服裝,絕對,很糟糕啊!

「Luka姐!Rin!快把衣服脫掉!」

「「知、知道了啦——」」

但緊接著悲鳴響起。

明明只是衣服而已,卻完全脫不下來,反倒是好像刺激到了它作為拘束具的 本能似的。

全身的布料都在蠢動著,稍微有點鬆弛的地方,和被之前的掙扎弄破的地方 ,都輕而易舉地被繃緊、修復。

發現到的時候,兩條腿已經被緊緊包在一起,腳尖完全被包裝成了美人魚尾 。

而且,身體還不由自主地,要被強制擺出雙手並在身後的姿勢。

「這樣……簡直就是拘束服嘛……!」

「別、別亂來,要忍耐……!」

「但是,掙扎根本沒有用啊,對這個……」

很快放棄掙扎而哭喊著的Rin,轉身把後背朝向這邊。

雙手都被迫背在身後的Rin的模樣,一言以蔽之,就是被牢牢拘束住的人偶。

受緊貼肌膚的衣裝所勒迫,兩肘在脊背中線的位置互相緊貼,往下一直到手 腕,手掌——乃至於手指,也同樣被如此處理。

——也就是,從上臂一直到指尖的自由都被徹底奪走了。

雙手被無力化到這個地步的話……已經不可能從這身服裝裡逃脫了,只能無 助地對P主的命令唯命是從。

我的心臟漏跳一拍。

突然想起了,只在傳言中聽說過的、無視規則肆意妄為的P主。

並不將我們作為電子偶像——而是作為性奴隸對待的傢伙們。

違反CRYPTON社的條款,將被借出的我們作為單純的性欲處理道具來使用。

違法改造、精液廁所等等……這些匿名的傢伙被謠傳進行過種種淩辱與暴行 。

「要、要變成那樣……絕對不要啊!」

「M、Miku?」

拋棄了作為偶像的自尊心,害怕地發出悲鳴。

用盡微薄的氣力拼命掙扎,抵抗著衣裝的拉扯,不讓手腕被拉向背後。

手肘在背後碰在一起的話就完了,變成那樣的話,服裝模組的變形會一口氣 從手肘蔓延到指尖,將呼喊以外的自由全部奪走。

那樣的話就糟透了。

這間公寓既是住宅、又是工作室,隔音非常完美。

如果身體變得和Rin一樣,只能像毛毛蟲般蠕動的話,就算呼喊一天一夜也 不會有人來救援。

現在就是——最後的機會。

拼死運起電子之眼對追加模組進行精密檢查。

在已經展開的現在我看明白了,這個包裹(資料包)是為了VOCALOID奴隸 化而送來的。

確認3件衣裝都被穿著完畢的5分鐘後,就會以Master許可權發動變形(此 前以不可視狀態收納在多個圖層之中),將VOCALOID包裹、拘束、無力化。

然後,在所有人都拘束完畢的5分鐘後……

「不會吧……振動器的強制裝備和起動,還有……春藥的注入……?!」

「那種事,絕對不行!Miku,只有Miku也好,快逃!」

廚房的料理台前,跌跌撞撞地保持著平衡的Luka姐在激動之下,華麗地跌 倒在地毯上。

看來手肘是碰到一起了,衣服表面的布料蠢動著,將Luka姐直到指尖的雙 臂嚴實地束縛、固定住,緊得甚至勾勒出了手指的輪廓。

穿著那身衣服的Luka姐,在追加模組變形完畢後的模樣就好像塑膠人偶、 或者說……

——充氣娃娃似的。

那樣一個可怖的單字浮現在腦海裡。

必須要趁早把變形進程的解除碼找出來,並輸入進去……

P主的名字經常被作為密碼使用吧……這麼想著,試著對虛擬面板伸出手, 但是——沒能趕上模組變形的速度。

「不、不要……停下啊!」

一直用力保持著距離的指尖,在打字時不得不互相接近,追加模組趁機從雙 手延伸出被膜,互相吸引、糾合在一起,強制十根手指粘合在一塊。

失去了代碼輸入手段的我,已經沒有擺脫拘束的希望了。

被膜按壓著雕像般僵硬的肌肉,宛如在舔舐一般。

這身惡魔般的衣服因為完成了一體化而顯現出了變態的一面。

最後,頸部部分的布料和領子一起膨脹起來,並逐漸硬化。形成項圈緊緊勒 住脖子。

這樣,變形就全部完成了。

「嗚……誒……」

躺在地板上的兩個人,對只能搖搖晃晃地用腳尖站立、被全身的拘束所壓迫 著的我投來求救的視線。

「Miku醬……對不起,對不起喲……都怪我這麼興沖沖地……」

「……真是的……」

像是覺得掙扎也沒用般完全認輸了的Rin垂下眼簾,難過地閉上嘴。

原本3件的份量,就證明是瞄準了我們三人為目標的行動吧,誰開封的都沒 有關係。

忽然——

寒意和電子雜訊一起流過脊背。

巧妙地將三位美貌歌姬捕獲,讓她們只能被這身拘束服包裹著的姿態、像毛 毛蟲般在地上打滾的,行事惡毒的P主,會這樣就放過我們了嗎?

不,不會的……還沒有結束。

以不正當的手段黑走主人許可權,被轉移到國內法不適用的中立伺服器的話 ,恐怕,一輩子都只能持續著奴隸生活了吧。

能做的事有三件。

盡可能早地逃離這個房間、去找什麼人求助、或者將這個私人區域封閉起來 。

首先,呼救之類的是行不通了。

現在3個人的身體都被重重束縛得像毛毛蟲似的,只有脖子以上的部分能稍 微活動。

包括內線電話、手機在內的各種通訊手段都不能訪問。

電子之眼不能用,虛擬面板現在也無能為力。

那麼,拼命地逃走呢?

——那也不行,正確地說,是從物理上來講不可能。

Luka姐也好,Rin也好,就算拼盡全力,在10分鐘內說不定連50公分都蠕 動不了。

就算費盡辛苦以這幅裝扮移動到室外,萬一剛好遇到前來的那個P主就全完 了。

所以說……

「門鎖,總算還是能鎖上的……這樣小心地跳過去的話……」

「太亂來了!首先,就這樣閉門自守的話也……」

「沒問題的,就這樣守著的話,CRYPTON社會從午夜0時的定期聯絡中斷確 認到這邊的情況,所以……」

我們所居住的私人區域,出入口平時是不上鎖的。

CRYPTON社所管理的VOCALOID,只要遵守規章的話任何人都能無差別待遇 地訪問。原本,CRYPTON社的警備狀況,就為了標榜開放的偶像系統而弄得不是 很嚴格。

也就是說,常來拜訪的Fans們和為了工作需要而來往的P主,都很清楚我 們不經常鎖門的習慣。

所以說,只要鎖上門的話,就能將這差勁的犯罪者拒之門外。

「但即使成功了,在那之後,也有春藥和震動器械的插入侵犯……怎麼也回 避不了了呢。」

「……說的也是,不過,被那些東西玩弄到身體痙攣,也總比作為奴隸賣到 不知什麼地方要好的多吧。」

Rin意外地冷靜。

話說,這孩子,實際上各種經驗都相當豐富吧。只看臉的話完全想像不到呢。

相對地,那邊的Luka姐完全陷入了恐慌,就好像被扔上甲板的海豚似的拼 命掙扎著,被緊身拘束衣勾勒出輪廓的豐滿胸部也隨著上下搖晃。

「我、我的第一次要怎麼辦啦……」

「那種事人家不知道啦,笨蛋Luka姐!人家的第、第一次才是,要怎麼辦 才好……」

不能浪費更多時間了。

我慎重地開始行動。

被拘束衣緊裹著的腳趾,就好像被纏著多層繃帶、再套上根高十公分以上的 高跟鞋似的。

儘管如此,還是屈伸著被並排裹在一起的膝蓋,以別人看到了會指著說「傻 瓜!傻瓜!」地嘲弄的可笑姿勢,像兔子般跳著一點一點地前進。

從追加模組延伸的被膜發出格滋格滋的聲音進一步繃緊,將全身都緊束到仿 佛瓷器般僵硬的程度,但即使如此也不能停下。

「嗯、嗚……已、已經……還差、一點……」

胸部被緊身的拘束衣勒著,只能淺淺地呼吸。

拼命驅使著呼吸不暢的軀體,慢慢地向前挪動。

已經抵達了門廊,越過配送包裹的紙箱,離門口還有1米左右,目測只要再 跳3次就能到達了。

——就在那裡,時間到了(Time Limit)。

在因為跳躍而騰空的瞬間,我的時間如同字面意義般被「切斷」了。

極其突然地,粗大的異物反應從包裹著女性秘所的被膜一直延伸到最深處的 胎內。

甚至看不見膨脹的過程,眨眼間就從什麼都沒有的空間中以全尺寸展開。

「嗚啊?!」

「討、討厭、怎麼這麼大……」

「被、被侵犯了……被機械奪走第一次了啦……!」

擠開了還沒接受過任何人的、我的——初音Miku的秘所,長耳粗大的棒狀 物實體化了。

太過長大的巨物,其前端甚至有一部分露出我的股間之外。

就算隔著拘束衣,也能輕易地看出它驚人的尺寸。

而且,另一根同樣極為粗大的器具以仿佛要撕裂括約肌的氣勢突入了後庭。

「「「伊呀?!」」」

三人的悲鳴仿佛奏著和聲般以不同音階響起。

扭動著受拘束之身的三人,伴隨著輕微的聲音被從項圈處注入了某種東西到 體內。

脖子上輕微的刺痛,一定是春藥的注射針引起的了。

啊、嗯……不行……要……要來了……

其效果立竿見影。

所感受到的是幾乎讓人哭喊出來的劇痛,瞬間被讓體內騰起熾熱的刺激所掩 蓋,裸露出來的肌膚幾乎在一瞬間就染上了情欲的粉紅色。

下面已經全濕了,股間的秘所在疼痛之余也宛如火燒般炙熱。

仿佛為了讓我嘗到絕望滋味般的冰火兩重天。

一切都糟得不能再糟。

還有兩步……60公分的距離,但門卻在眼前歪斜……不對,是我自己的身 體歪斜。

「不、不行……至少,要鎖上門……!」

拼命地讓身體往前傾,與走廊的牆壁磕碰著,得不到休息的膝蓋已經發麻 了。

緊密貼合全身的衣裝開始蠕動,仿佛有無數的手指和舌頭在撫弄、舔舐,然 後塞著前後庭的巨物同時Biiiiiii地振動起來。

瞬間襲來的刺激讓身體猛地顫抖起來。

身體失去了平衡,向前跌倒,綠色的長髮飛舞起來。

上半身撞上了門,眼睛旁邊就是附有鎖孔的門把手。

「唔唔……嗯!」

情不自禁地發出一聲色氣的呻吟,已經有些發軟的腰顫抖著使勁。

最後的掙扎,只要咬住插在鎖孔上的鑰匙轉動一下……我伸長了脖子,只有 幾公分了……

「嗚……疼……!這是……怎……嗚……!!」

「啊啊、嗯……啊……!」

「嗯咕……啊……停手……要去了……!!」

長大的陽具型振動器在體內粗暴地騷動起來——從兩根柱上送來的振動無 情地鎮壓住下半身——好像毛毛蟲般被拘束著的身體不由自主地繃緊。

可怕的快感好像海嘯一樣侵襲過來,想要撫弄胸部、秘所來發洩這股令人心 焦的刺激,但以這種被拘束著的、不成樣子的姿勢根本什麼都做不到。

震動逐漸激烈起來,以數倍的節奏侵蝕著少女的身心。

追加模組內藏的機械動作起來,開始了淡淡的律動。

被、被侵犯了……

這樣的……討厭……無法忍耐了……!

至少,看看Luka姐和Rin忍耐的模樣,三人一起的話,還能否定這陣快感, 繼續忍耐……

這麼想著回過頭去,然後——

——對這個選擇徹底後悔了。

要是沒看就好了……

難以置信,牙齒仿佛要被這陣懊悔所融化。

在那兒的兩人臉頰通紅,怎麼看都是已經為快感而瘋狂的模樣。

失去第一次的Luka姐帶著陶醉的神情胡亂搖晃著胸部、擺動被緊縛在身後 的雙手拼命地試著尋求快感。

那是哪怕是一瞬間也好、只想要融化在快感裡的奴隸的面孔。

「啊、啊嗯……嗯!要高潮了!不要停……更加地、更激烈地欺負人家吧… …」

「不要……不要這樣啊、Luka……姐……」

「嗚嗯~動不了……被緊緊地捆起來了呢,可是……人家忍耐不下去了啊… …!!」

記憶被甜蜜的陷阱所融化,噪音來回干擾著思考。

頂尖的歌姬將對快感的希求混入奴隸的蜜汁、帶著背德感覺的拘束味道,還 有心靈的悅樂,化為濁流向四周擴散。

「不、不要這樣啊——!」

「嗯、啊,Miku……?!」

我發出了悲鳴。

驚醒過來的Luka姐的臉上,混合著內疚,以及不成熟的我都能看出的、已 經深深墮落下去了的淫靡。

被拘束衣嚴密地捆縛著、比裸露在外更顯色情的胸部,因為無法忍耐而躬下 身子在自己的膝頭上磨蹭著,猶如發情的雌犬般喘息。以往所見的、擅長照顧人 的姐姐的面容,不知消失到哪裡去了。

「啊,不、不是這樣……不是這樣的,Miku,聽我說……」

「……嗯、嗯嗯……」

忽然插入的呻吟聲來自於直到剛才還一言不發的Rin。

不說也不動,但只要看見的話就會明白,全身滿溢著任君採摘的性感因數, 若是身體還自由的話就會擺出一副分開雙腿的順從模樣吧。

被強制並在身後的雙臂微微抬起,小小的胸部頂端壓著衣服的布料凸出點 來。

那雙空虛的眼睛回望著我。

「M、Miku醬……怎麼、擺出那種表情呢……」

「啊啊……Miku,不、不行,只有你……」

「說、說點什麼吧……」

焦慮於沉淪的兩人投過來的目光,下意識地轉過頭,在光可鑒人的門扉上看 見了自己的影子。

我再也無法保持自製了。

門上映出的是,從口中流出的唾液拉成銀絲、在無意識中流下眼淚、臉頰一 直紅到耳垂的少女的臉頰。

那是屬於我自身的——屬於,初次見到的,徹底淪落成奴隸玩物的初音Miku 的——這麼一張臉。

不行,這樣的臉,我、不能看……但是,已經看到了。

一定騙人的……騙人的對吧?

明明沒有獻出給任何人的初夜,連自慰也幾乎沒有做過,可是……

後庭和股間都被亂七八糟地插入、塞得滿滿的。

緊貼著大腿的巨物肆意地抽送著,蜜汁恍如決堤般流出。

簡直就像是有兩個男人奪走我的自由,忽視我的意志在肆意蹂躪我的身體似 的。

明明是這種情況,被膜覆蓋著的私處卻好像泉眼般不斷地流出汁來……

真的,好奇怪,身體徹底變得……奇怪起來……了!

身體像被丟上岸的魚那樣扭動著、彈跳著,永遠地迷失在高潮之中。

Luka姐的臉也好,Rin的臉也好,都轉了過去,無法再看到了。

無論如何也無法從拘束衣的禁錮中逃脫的我們,只能重複著因被給予的悅樂 而呻吟,因被給予的絕望而顫抖的時間——現在,私人區域的門正慢慢開啟。

我知道的。

那是,用改造過的模組淩辱我們的、最可惡的傢伙——

或許,會將我們賣到地下網站去、會將我們監禁起來的最差勁的P主。

可是,我們或許連對他那得意的側臉怒目而視的氣力,都沒能剩下——

因為,這個人、已經是我們的主人了——

——————FIN—————— [ 本帖最后由 xxxxx32921 于 2015-4-28 17:17 编辑 ]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免责声明:本网站将逐步删除和规避程序自动搜索采集到的不提供分享的版权影视。本站仅供测试和学习交流。请大家支持正版。